产品分类
利川山江农业有限公司
地址:中国 湖北 利川市 汪营镇齐跃桥村11组
电话:0718 7104088
传真:0718 7218038
网址:http://www.918.com
利来真人您当前的位置: > 利来真人 >
《笑红颜》剧情介绍全集(1-33集) 图
点击: ,时间:2019-05-29 07:00

  民国江南,一个名叫梓桃(胡静饰)的年轻女子来到了富可敌国的苏家。自从梓桃踏进苏家,以大太太(戴春荣饰)为首的苏老爷妻妾、儿女们的安逸的生活状态彻底改变,她(他)们各自以为人不知鬼不觉的秘密,居然被善通心理学、聪慧冷静的梓桃一点点揭开了。为了惩罚犯过错误的苏家人,为了找到埋藏在苏家的巨额财宝,梓桃与泼辣的二姨太(翁虹饰)、城府的三姨太(白珊饰)、纨绔的大少爷等斗智斗谋,在这场争斗中,历经几回生死,她成为了苏家当家人。而冰冻了内心的梓桃终被正义善良的苏家二少爷明远无的爱所感化,她坦承了自己来苏家的目的,她放下了仇恨,而与明远一起携手,唤醒了苏家人沉睡已久的良知,把苏家的财宝支援了革命工作,把苏家腐朽的大院变成了孩子们明亮的学堂

  这日早晨,大太太将苏家所有人召集到了议事厅,称6年未归的苏老爷即将回来过六十大寿。苏家上下一听苏老爷要回家,人心惶惶,深怕自己的那些不为人知的勾当败露众人迎接苏老爷回府,可以迎接来的却是苏老爷的尸体和素未谋面的五姨太梓桃。梓桃为了保住自己的命称苏宅有巨大宝藏,并且告诉了大太太苏家人违反家规的事。

  二太太花钱想要从刘管家身上打听大太太调查的事,同时大太太也寻了三太太,称五姨太告诉自己关于苏家人违反家规的事。这一说,苏家的人更是慌了,害怕老爷丧事办完后大太太将会整治苏家所有人。于是苏明利决定以身试法,放出消息称自己输了家产,以此拖延老爷的丧事。

  苏明远和苏明玉赶回家中,对老爷的死也充满了疑问,而苏明远更是觉得五姨太并不简单。

  小福子把从大太太死去时手里掉落的戒指交给了三太太,三太太认出戒指是刘管家的,怀疑大太太是刘管家杀死的。

  大太太死后,无人追究大太太的死因,反而觊觎当家人的位子。苏家上下为了当上苏家人开始笼络人心

  梓桃找到三太太,为三太太做当家人出了主意

  苏明利穿上老爷的衣服,叫苏家人到议事厅。称自己理应成为当家人。谁知梓桃站出来反对,并举荐二太太。二太太为了当上当家人,当场与苏明利掐了起来。苏明利不服,举荐三太太。三太太因此顺理成章地成为苏家的当家人。

  二太太、四太太和苏明利突然明白自己中了计,便试探三太太与五姨太是否暗中勾结。

  二太太和四太太到三太太房里,称梓桃不是真的五姨太,三太太想了个方法想要试探梓桃。

  老胡把梓桃带到议事厅,苏明远在院子里看到也跟着去了议事厅。为了验证梓桃是不是真的五姨太,三太太当众问梓桃老爷的各种习惯、喜好、特点,梓桃对答如流,丝毫不差,三太太说她答的都对,她就是五姨太,众人无话可说,三太太吩咐众人散了。

  苏明远要回学校,三太太问他不参加爹爹的葬礼了,苏明远说这个家一刻我也呆不下去了。苏明远拎着箱子走出家门,苏明玉也跟他一起出来了,两人走到一片庄稼地边,苏明玉的鞋跟突然掉了,苏明远蹲下来看的时候,发现庄稼地里有黑洞洞的口指着他们,苏明远拉起苏明玉就跑。原创,两人跑了很远,终于跑不动了,这时从庄稼地里出来一伙人,把他们团团围住,苏明远问他们想干什么,其中一个头儿交给苏明远一封信,让他带给苏家管事的。老爷要出殡了,崔扒皮带着警察来了,说不能出殡,他们要开棺检查,这时苏明远和苏明玉回来了,他把那封信交给了三太太。

  三太太看完信后告诉大家,老爷还没死,信是马一刀来的,让他们拿三千两黄金去赎老爷,三太太说三千两黄金,现在苏家连一千两也拿不出,大伙都很诧异,三太太把账本拿出来给大家看,说老爷这几年在外面做生意年年亏,苏家账面上早就空了。。原创,三太太让大家把房钱拿出来赎老爷,可是大家纷纷说没钱。三太太最后问大家凑不凑钱,大家还是说没钱,苏明利说马一刀的话不可信,二太太也附和,三太太说那就继续出殡。

  二太太和四太太去算命,算命先生告诉她们八月有祸事,二太太让算命先生给解开,算命先生说只能你们自己解,二太太问怎么解,算命先生说一个字,走。苏明远和苏明玉回到学校,可是学校被封了,苏明远问为什么,警察说校长是革命党。原创,吃饭的时候,三太太问大家马一刀的事怎么办,二太太说你当家,你说了算,三太太说没钱的家不好当啊。学校被查封,苏明远和苏明玉只好又回到了苏家。二太太见儿子回来了,特别高兴,她让儿子别再走了,娶几房媳妇,给苏家传宗接代,苏明远不同意。

  三太太跟宽姐说明玉喜欢明远,宽姐说那怎么行,他们两个可都是老爷的儿女呀,三太太小声说他们是谁的孩子你我还不清楚吗?宽姐让她别再说下去,三太太说你担心的事情也正是我担心的事情,可也拦不住她呀,宽姐说这可是祸事呀,三太太说苏家的祸事够多了。

  苏明玉来找苏明远,问他为什么总替梓桃说话,是不是喜欢上了她,苏明远说梓桃不是五姨太,苏明玉问那她是谁,明远不语。梓桃独自去找马一刀,晚上她住进了一家客栈。在客栈里梓桃总觉得自己的房间外有人影晃动,吓得蜷缩在被窝里不敢动弹。原创,突然她听到有悦耳的乐器声,于是起来出门去看,循着声音她推开一间房门,发现居然是二少爷苏明远在里面,她问你怎么来了,苏明远说怕你孤单。梓桃在苏明远的房间里吃了晚饭,她说明天早上给你饭钱。

  梓桃回到房间后不一会儿就晕倒了,苏明远和店家进来,他问店家梓桃没事吧,店家说放心,没事,睡一会儿就好了,苏明远把梓桃的房门锁上了。第二天早上,他独自去找马一万。梓桃醒来后发现房间门被锁上,她明白肯定是二少爷干的,她大喊救命,趁店家开门进来的机会,她躲在后面把店家打晕逃了出来。原创,苏明远在一片庄稼地里遇到了马一刀手下的人,这时梓桃也赶来了,马一刀的手下问梓桃,五姨太,你怎么又来了,上回马爷放了你一马,你还敢来。他问梓桃到底是什么人,到苏家大院有什么目的,他给梓桃三个数的时间,不说就开。梓桃说这事和苏明远没关系,你们先放了他,苏明远说不,你们要杀的话就杀我,梓桃说我说了你不应该来的,苏明远说我不后悔,为了你我死而无憾,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宽姐劝说三太太放弃这个当家人的位置,可是三太太不愿被人管束,被人欺压。她告诉宽姐她一直有个愿望,如果不做当家人,这个愿望就永远不能实现,宽姐问起她有什么愿望她却不说。忽然三太太想起那个收到的一只耳朵,上面有一撮毛,他们立刻想起什么,急忙赶去查看,忽然发现门外有人偷听,原来是厨子老五在暗中偷听,见他们警觉赶紧离开。

  明玉痛恨梓桃夺走了明远的心,她假装蒙面人来到梓桃房间试图用刀杀死她,可是却被梓桃揭穿。梓桃告诉明玉无论如何她是不会和明远在一起的,让明玉放心。可是梓桃问起他们的血亲关系,明玉却不告诉梓桃。

  二太太苦口婆心劝说明远放弃梓桃远离梓桃,可是明远一口咬定梓桃不是五姨太。明远坚持自己喜欢梓桃,不愿放弃梓桃。

  三姨太命人带来苏明利,并请来三叔公和六爷以及苏家全家,苏明利蔑视三姨太,三姨太陈诉苏明利的违背家规罪行,下令将他填井,苏明利见三姨太真的要把自己填井立刻吓破了胆,急忙向苏家众人求救。二姨太和四姨太首先出面替苏明利求情,可是三姨太依然下令填井,苏明远和苏明玉也跪下向三姨太求情,三姨太依然不改主意。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了五姨太身上,三姨太也等着看五姨太的动作,可是五姨太却纹丝不动。

  三姨太见五姨太不肯出面替苏明利说情,却忽然喊停。三姨太警告苏明利往后好好做人,带人离开了枯井。苏明利不争气的被吓的尿了裤子。

  四姨太不解三姨太为何忽然要将明利填井,来问二姨太,二姨太告诉她三姨太这是借刀杀人之计,她明知道五姨太不会为明利说情,这样明利就恨死了五姨太。

  明远来劝说明利今后不要出入场妓院,可是明利却说出他自小就在苏家院子长大,没人教他该如何做,而苏家院子的每个人都是坏人,他学不了好。

  小福子漫不经心的套问梓桃的底细,梓桃略有察觉。明远来到梓桃身后见到梓桃在画画,梓桃见到明远却冷若冰霜,明远不解梓桃为何忽然如此对待自己。

  宽姐去见阎探长手下,他们押着被抓的丢掉一只耳朵的老莫,原来老莫是三姨太安排在黑云浜的,那封马一刀的信就是三姨太叫人送给明远的。宽姐暗中安排了手,杀掉了两名警察和老莫,宽姐做完这些后来到画舫上向三姨太汇报。

  明远思念梓桃独自吹着哀伤的曲调,梓桃也在作画的同时想念着明远。四太太感觉自己没钱没权想要找个靠山,她想到了阎探长,她决定牺牲自己的身体去找阎探长做靠山。听了四姨太的哭诉,对四姨太早就垂涎滴的阎探长立刻答应帮她解决六爷债的事情。答应了四姨太后,阎探长立刻想对四姨太动手动脚,四姨太正挣扎之际,忽然来人大喊不好了。阎探长出门就见到两名手下的尸体被送来大门口。

  小福子到画舫上向三姨太汇报打探五姨太底细的结果,宽姐问三姨太为何五姨太不帮明利求情,三姨太说出五姨太太聪明,她知道如果她一开口求情,明利必然命不保。

  三姨太叫宽姐请来明利,三姨太告诉明利她那天下令把他填井只是吓吓他,并且让他看清苏家谁是可以信赖的,谁是冷血无情的。那个梓桃刚被明利救了一命,却不肯出声替他求情,明利听了大怒,回家去找梓桃算账。苏明利用指着梓桃大骂她冷血无情,梓桃反而大骂苏明利是头蠢驴。梓桃告诉明利如果她求情他必死无疑,她不求情他想活了下来。苏明利不明白为什么梓桃这样说,他去找二姨娘问个清楚。

  阎探长带着两名下属的尸体来到苏家向三姨太索要两千块大洋做抚恤金,三姨太无奈只好答应。众人见三姨太出手大方,都不解为何三姨太如此惧怕阎探长。

  宽姐为三姨太洗澡的时候,三姨太想起是谁把尸体送到阎探长家里,宽姐提醒三姨太那天他们谈话的时候有人偷听。宽姐推断苏家一定有人暗中帮助梓桃,三姨太说出这个五姨太一定不能留,她都已经开始怕她了。四姨太在阎探长家里得知三姨太在黑云浜安排人准备杀梓桃的事情,憋不住想去告诉二姨太。明利等在二姨太房间里请教梓桃的问题,二姨太说出如果梓桃真的出言求情,三姨太一定将明利填井,杀杀五姨太的威风。而梓桃没有求情,恰恰救了明利一命。苏明利感叹三姨太的毒用心,四姨太听了也恍然大悟,不说出了三姨太安排假书信要大家出钱赎老爷的事情,如果大家相信钱就归了三姨太,如果大家不出钱,她就让梓桃去送死,一举两得的连环计叫大家心寒。

  几人商量了半天,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三姨太的目的就是赶走五姨太。可是如果五姨太真的走了,苏家大院里就再也没有人能够跟三姨太对抗。二姨太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们假装赶走五姨太,那么三姨太感觉他们痛恨五姨太,就不会同意五姨太离开,这叫擒故纵。明利和四太太同意二姨太的办法,大家决定去假意赶走五姨太。

  三姨太来到梓桃房间,问起小福子的脸怎么了,梓桃掩饰大少爷来对自己兴师问罪的事情,假称小福子从假山上摔了下来。三姨太支开小福子,留下梓桃单独谈话。

  还没等三姨太开口,梓桃已经看出三姨太准备赶她走了。梓桃说出三姨太之所以开始的时候留下她,等到老爷大太太发丧完毕她做了当家人后,就没有必要留下梓桃在苏家了。梓桃却在最后说出,当初大太太留下她,就是因为苏家有一个财富上的秘密。

  两人正说着,二姨太和四姨太明利赶来,二姨太借机说出五姨太该走了,没想到三姨太张口就答应梓桃离开。梓桃无奈只好收拾行李离开了苏家。梓桃一路悠闲的坐着马车,她知道三姨太很快就会来接自己回去。

  几人见梓桃真的离开了苏家,都懊悔不已,明利和四姨太责怪二姨太的馊主意。二姨太见三姨太赶走了梓桃,没有了和三姨太抗衡的力量,决定拉拢刘管家帮助自己,她故意给刘管家暗示,刘管家一时心痒难熬。

  明玉再次向明远表白,明远坦诚自己喜欢梓桃,而对明玉则是兄之情。三姨太忽然想起梓桃最后说的一句话,大呼梓桃走不得。急忙叫胡三炮骑马去追赶梓桃。谁知梓桃的马车路上出了故障,修理马车的车夫被人打晕,梓桃却不知被何人劫走。

  三姨太怀疑是明远劫走了梓桃,去询问明远,明远听说梓桃被人劫走,急忙骑马去追赶寻找。三姨太见明远的神情不像假装,排除了明远劫走梓桃的可能。

  明远没有找到梓桃,回到房间见到明玉等在那里。明玉幸灾乐祸,却被明远厌恶的赶了出去。

  厨子老五听说梓桃离开了苏家也十分焦急。苏明利把梓桃装进麻袋搬回了自己的房间,原来劫走梓桃的人就是他。苏明利向梓桃表白,梓桃口被堵住说不出话。明利告诉梓桃他不想强迫她,拿下梓桃口里的破布梓桃忽然大喊救命。明利急忙堵住她的口并告诉她不要喊叫,才拿下她嘴里的东西,梓桃答应。

  梓桃答应苏明利不会再喊,苏明利摘下堵着梓桃嘴的破布。梓桃责怪苏明利太多分了,苏明利告诉梓桃他是真的爱她,他不能看着她被三太太赶走。梓桃请求苏明利放开自己的手,苏明利松开捆绑梓桃的绳索后梓桃打了苏明利一个耳光,苏明利忽然决定对梓桃动粗。厨子老五敲响了苏明利的门,苏明利开门出去查看,却被厨子老五在背后打晕,厨子老五把梓桃重新装入麻袋放到明远的房门口,明远打开麻袋见是梓桃急忙抱她进入房中。这一切都被躲在暗中的宽姐看到眼里。明远问起梓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为何会被劫走又被送了回来,梓桃说出自己心中的感慨,她叹命运不能自己掌控。明远大胆向梓桃表白,两人动了真情刚想吻到一起,却被众人推开房门闯了进来。苏明利见明远抢了梓桃,手持利剑挟持了明远,明利说出是他把梓桃劫了回来却被明远抢了回来,二姨太护子心切急忙上前阻拦明利,挣扎间明远的手受伤,梓桃心疼明远,当众答应明利愿意陪他睡觉。明利放开梓桃却又挟持了梓桃,刘管家在危急时刻抓住明利的手了明利。二姨太上前抽了明利无数个嘴巴替明远报仇,明利被押回自己房间。三姨太宣布这些事情都是因为二姨太和四姨太赶走了梓桃才惹出的事情,否则没有这么多事情,所以梓桃不能离开苏家。二姨太来到明利房前大骂替明远出气,二姨太走后四姨太敲开了大少爷的门,明利哭着说出他自己就没有这样疼自己的娘,四姨太心疼的把他抱在怀里安抚他。宽姐趁老五不备在为梓桃准备的汤水里下了毒药,老五替梓桃试吃,见老五没事梓桃也喝了汤,可是两人却先后毒发。三姨太来到梓桃房间,命令宽姐带走老五,她留下来独自审问梓桃到底苏家有什么财富秘密。梓桃告诉三姨太只要给她解药,她就会说出苏家财富的秘密,三姨太给了她解药,梓桃说出苏家大院里藏有巨额宝藏,可是究竟在哪里她也不知道。宽姐盘问老五梓桃到底是什么人,老五拒不回答。宽姐说出老五偷听三姨太的对话,并打晕了明利把梓桃送到明远房间。老五说出只要他说出一件事,三姨太和宽姐就没法活,宽姐不信。老五附在宽姐耳边说了一件事,宽姐立刻跪在老五面前。帮老五解了毒后,老五警告宽姐如果他有何不测,立刻会有人站出来说出三姨太和宽姐的秘密,让她们也不得好死。三姨太回到房间问起宽姐审问老五的情况,宽姐告诉三姨太经过,是哪一天说出只要找到财宝,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大贵子进房问老五究竟说了什么事情吓得宽姐如此害怕,老五告诉大贵子如果他知道了会威胁到生命。三姨太和宽姐谈起明玉喜欢明远的事情,三姨太说出苏家该散了。吃饭的时候,明利嫌弃苏家伙食不好,三姨太宣布今后伙食就是这个水平,并且每人每月要交到账上5个银元作为伙食费。四姨太被六爷约出去见面,六爷她跟阎探长睡觉,阎探长答应替她偿还六爷的欠款,丫鬟见势不妙急忙去场找了大少爷明利过来,明利答应会亲自送钱到六爷府上,六爷才放过了四太太。四太太和丫鬟彩凤化妆去了场,才听到场里的人说起这个场已经归了明利,并且印染厂和百亩良田也都是明利的了。四太太感觉明利是个值得依靠的人,心中不由对明利生出好感。

  四姨太回到苏家却遭到护院胡三炮的盘问,四姨太怒骂胡三炮看家狗,胡三炮气得逃出手对着四姨太。苏明利走了过来抢下胡三炮的手交给四姨太,四姨太对着胡三炮开,打到了台阶上,三姨太带人赶来下令押下四姨太。三姨太惩罚四姨太钉刺,明远站出来替四姨太说情。三姨太饶过四姨太说出苏家已经人心散了,在这里就像个活地狱,建议大家散伙,大家纷纷赞同。明利却提出异议,他要求梓桃不能走,谁知梓桃却满口答应留下,三姨太明白梓桃一定是为了苏家的财富。二姨太叫来刘福禄告诉他苏家当家人三姨太已经宣布散伙了,大家可以各奔东西,刘福禄顿时吃惊不小。彩凤提醒四姨太她没有钱没有权离开苏家什么都没有,四姨太忽然惊醒,自己离开苏家是活不下去的。彩凤提醒四姨太去找明利借钱,以此试探明利对她的真心。谁知明利对当年四姨太拒绝自己的事情耿耿于怀,对四姨太不理不睬。四姨太碰了一鼻子灰回来,灰心丧气。明远收拾了行李来到梓桃房间准备带她一起离开,梓桃却拒绝了明远并告诉他他们是不可能的。明远不懂梓桃为何这样问她是否有苦衷,梓桃只好谎称要留在苏家做明利的女人,明远气愤的离开了梓桃的房间。二姨太带着刘福禄走出苏家大院,来到一片田地里,她告诉刘福禄这片田地是她早就买下的。之后二姨太带着刘福禄来到她买下的宅子里,说出了自己从苏家的伙食费里克扣下大量钱财拿到钱庄去放印子钱的经过。刘福禄惊诧于二太太的财富如此巨大。二姨太说出离开苏家后她要带着刘福禄一起来到这里继续生活,她问起刘福禄为何愿意帮她,甚至出手杀了大太太。刘福禄说出当年偷窥二姨太洗澡,被二姨太发现却没有告诉老爷,是二姨太饶了他一条命。二姨太告诉刘福禄当年她什么也没看到,可是即使看到她也不会说,因为就算老爷也没见过她的身体,洞房当天老爷没有点蜡烛,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她的身体。二姨太拿出老爷跟她成亲的时候穿过的衣服,让刘福禄穿上后却说刘福禄真的像老爷。二姨太拿出棍子责打刘福禄大骂他为何让自己守活寡20多年,刘福禄知道二姨太心中恨老爷,忍着疼抱住二姨太,两人终于冲破防线睡在了一起。明玉问起三姨太为何她们不收拾行李离开苏家,三姨太回答她是当家人,要等别人走了之后做善后的处理。二姨太回到苏家开始收拾行李准备搬家,明利来到二姨太房里说出有件事要求二姨太。

  明利要二姨太走的时候一定要通知他,他好去送送二姨娘。明利走后,二姨太和刘福禄说出大家都走了,这苏家大院就成了他苏明利一个人的了,所以他巴不得大家都早点离开。苏明利来到四太太房间问起她为什么还不收拾东西准备走,可是四姨太说出她没钱没娘家没地方去,四姨太说出苏明利吞了印染厂和乡下良田并开了场,苏明利最后答应给她买宅子并每月给她200块银元,四姨太高兴的准备搬家。二姨太要明远跟自己一起搬走,明远告诉娘他要回到学校去,二姨太问起他是否还是惦记着五姨太,明远不语。二姨太大骂明远不顾廉耻竟然打起五姨娘的主意。彩凤来到四姨太跟前说起刚刚听到有人说苏家藏着一笔巨财,她们商量着三姨太和五姨太都不肯离开,一定是想要独吞这笔巨财,四姨太决定留下来不走,看看大家的动静。刘福禄也听说了苏家藏着巨财的秘密,回来向二姨太报告,二姨太也决定留下不肯离开。刘福禄还提起了8年前老爷重修院子,全家人搬出去住了半年,老爷请来了周老先生帮忙设计院子,事后老爷拿出一万两白银感谢周老先生,让三太太送给周老先生,可是周家却在一夜之间死绝了,据说是被土匪给害了。刘福禄怀疑是三太太给那一万两白银贪污了,可是却没有证据。吃饭的时候,二太太和四太太都主动交了下个月的伙食费,见大家都决定不走了,三姨太十分气愤,趁着没人的时候找到五姨太,质问她是不是把苏家巨财的秘密说了出去,五姨太辩解道不是她说出去的。三姨太不信五姨太的话,指出五姨太是想挑起大院的纷争。苏明利召集大家到议事厅,提出要大家都赶紧离开苏家,可是二姨太和四姨太假装舍不得,都不肯离开。最后三姨太宣布既然大家都不离开,那就接着住下去。夜晚来临,大家开始各施本事,纷纷在苏家大院里的各个角落里敲敲打打,寻找所谓的巨额财富。四姨太和彩凤在自己的房间里敲打着,因为那里曾经是老爷的书房。三姨太和宽姐在密室里寻找,谁知密室就在四姨太房间的地下,四姨太和彩凤的动静惊动了三姨太,大家都停止了动作。二太太则和刘福禄一起在假山那边寻找。大少爷则进了祖宗祠堂。周永亮被警察追赶着,他情急之下跑进了苏家大院。梓桃见到周永亮问起他是谁,周永亮说出他是苏明远的学生,梓桃带他躲进了自己的房间。崔所长带人搜查苏家大院,搜到了梓桃房间,梓桃却怒打崔所长,崔所长只好带队收兵。周永亮拿出一个锦囊交给梓桃说出里面藏有苏家一个秘密,可是却被苏明利暗中瞧见。崔所长走后梓桃急忙去叫明远和明玉赶来,谁知周永亮却被明利带走。明利抢过周永亮的锦囊刚高兴起来,就被人从后面打晕,原来是厨子老五。明远和梓桃发现了昏在地上的周永亮和明利,急忙让明远和明玉带走了周永亮,随后梓桃大喊救命,引来了二姨太和刘福禄。二姨太见到明利,急忙把他带回自己的房间,并叫来四姨太照顾明利。明利醒来见自己回到了自己房间,问起谁打倒了自己还抢走了锦囊,四姨太说出是二姨太扶起他并叫她来照顾。苏明利认定是二姨太抢走了他的锦囊,并且认定锦囊里就是苏家藏宝的秘密。老五拿到锦囊打开一看,里面就是苏老爷当年写给周家的三万两银子的欠条,可是老五却不识字,不认得这是什么。明远和明玉送走了周永亮,他们却被崔所长抓进了警察局,三姨太来到警局却不急于放出二人,却出钱给崔所长要他好好对待苏家少爷小姐却不放人,让他们招供出周永亮的下落。崔所长看出三姨太也想找到周永亮。

  四姨太按照明利的安排去找二姨太询问,二姨太告诉四姨太她当天听到有人喊救命才去把明利救了回去,四姨太问起是否看见了明利的锦囊,二姨太大骂明利不识好人心。二姨太走后明利走了出来,发誓要查出二姨太和永康钱庄放印子钱的事情。大贵告诉梓桃明远和明玉被警察局抓走了,梓桃想办法救出明远,她要大贵去告诉崔所长她知道周永亮在哪里,只要放了明远和明玉,就带他去抓周永亮。梓桃假装周永亮引来了崔所长,可是却被崔所长看出来了,崔所长带出了明远和明玉,原来他根本就明远放了他们。三人一起被关进了地牢,大贵去报告老五,老五淡定的说出梓桃被抓,马上就会被放回来。明玉责怪梓桃害了他们,明远制止明玉,几人被关进水牢,明玉和梓桃都不住这里的寒冷。县长发来书信要崔所长放了梓桃,可是梓桃为了明远不肯离开。崔所长答应放了他们三个人,可是他要让他们再遭一些罪,晚上再放人。到了晚上梓桃已经冷得坚持不住,明远急忙大呼救命,警察放了他们,明远守候在梓桃房间等着她醒来。梓桃醒来后却对明远忽然十分冷漠,明远问起梓桃为何对他忽冷忽热,梓桃不回答明远,明远伤心的离开。明玉晚上醒来,忽然回想起警察说过的话,三太太要让他们招出周永亮才肯放人。明玉走了出来,却看见宽姐跑了出去,明玉跟在宽姐身后,惊见宽姐竟然站着解手。明玉气愤难当,踹开三姨太的房间大喊恶心不要脸。三姨太急忙来到明玉的房间,告诉明玉宽姐就是她的亲爹,如果说出去这件事情,三姨太和宽姐都会没命的。三姨太说出她和宽姐自幼一起长大两人定终身却被嫁进了苏家,宽姐为了追随三姨太,宁愿假扮女子随着三姨太嫁进了苏家。明玉接受不了自己的身世,随着明远一起离开了苏家。梓桃听说明远离开,来到芦苇荡里远远看着他们的身影,心中默然。小福子的姥姥过世却无钱安葬,梓桃知道后拿钱给小福子让她回家安葬姥姥,小福子跪在梓桃面前请罪,说出三姨太派她监视梓桃的事情,梓桃不计前嫌,让小福子赶紧回家办事。明利请永康钱庄的赵老板吃饭,想探听二姨太放印子钱的事情,却吃了闭门羹。他请说小福子的舅舅在永康钱庄当账房先生,他带着四姨太去了乡下小福子的老家找到他们。小福子的舅舅徐先生不肯接受明利的威利诱被明利打伤。二姨太为了避免事情被明利查出来,去找三姨太请她主持公道,并威胁三姨太说出谁都有见不得人的事情,宽姐担心他们的事情被人看穿。徐先生陪着小福子回到苏家向梓桃道谢,说起明利为了查二姨太的事情而打伤了徐先生的事情,梓桃也感觉十分生气,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说出请教徐先生。.

  梓问起徐先生为何明利一定要看永康钱庄的账本,徐先生说出大太太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怀疑二太太在永康钱庄放印子钱的事情,这次明利一定是要查出二太太的这件事情。明玉和明远在外面租住,明玉向明远再次说出想要和明远一起过日子,明远严肃的告诉她他们是兄,明玉忍不住说出老爷不是她的亲爹,明远问起明玉到底谁是她的亲爹,明玉为难不肯说出来。赵老板见徐先生被明利打伤,心中十分痛恨苏明利。谁知晚上徐先生就在账房里被人打晕并偷走了账本。二太太听说账本被偷,立刻惊慌失措,求赵老板救他。赵老板咬牙切词的说出他不会让苏明利好过。第二天苏明利刚从场出来就被几个拿着的人劫走了。几人问苏明利账本的下落,可是苏明利忍着挨打就是坚决不说出账本的下落。三姨太觉得明利说的小布包事关重大,她推断布包在梓桃手里,于是找来梓桃询问,梓桃却说出了当天的经过并说明自己真的没看布包里放着什么,也不知道布包到底在谁手里。二太太找四姨太询问永康钱庄的账本下落,四太太对二太太不理不睬。吃饭的时候两人吵的不可开交,忽然下人来报告大少爷被劫了,三姨太下令去报告阎探长,并请求阎探长帮忙寻找大少爷。四姨太回到房间里担心大少爷的安危,决定去求二姨太放过明利。二姨太不买账警告四姨太只要交出账本就可保住明利一条命。四姨太见求情不成,情急之下拿出事前准备好的剪刀冲向二姨太。两人在房间里打了起来,三姨太赶来制止了她们,并叫人把四姨太拉出去打了一顿。彩凤给四姨太出主意要她去求五姨太,四姨太急忙来到梓桃房间。梓桃真的拿出了永康钱庄的账本并告诉她一定去交给三姨太才能救出大少爷。并且千万不能说出是从她这里拿出去的,不然他们几个谁也活不成。四姨太把账本交给三姨太,三姨太问起四姨太如何拿到账本,四姨太只好回答是大少爷偷了账本放在她这里。三姨太去找了二姨太要她放人,二姨太迫于三姨太的压力只好放了苏明利。苏明利被打成重伤放在了苏府门前,大家急忙将苏明利背进房间。苏明利醒来后说出账本不是他偷的,被门外的刘福禄听到。刘福禄回到二姨太那里报告,二姨太急忙让刘福禄离开自己的房间,担心被别人看到。三姨太看到账本,忽然发现二姨太竟然投入如此巨大数额的资本,她和宽姐研究二姨太究竟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她们最后推断出是二姨太克扣了伙食费所得。宽姐劝说三姨太不要追究,如此树敌太多终究不是好事。周永亮和同学一起找到了明远和明玉的租住房。明远问起当天的过程,周永亮说起梓桃去找他们后明利用指着他抢走了他的布包。明远问起里面装的什么,周永亮说出是苏家的一个秘密,可是究竟是什么秘密,周永亮感觉十分为难,明远再次追问,周永亮终于答应说出秘密。

  周永亮说出了当年他的父亲替苏老爷修园子,而结束的时候苏老爷吩咐抬进了一些大箱子,并且密室的入口画在一张地图上,由苏老爷和周老爷子每人拿着一半。而周永亮继续说出苏老爷让三姨太去还欠周家的一万银元工程款的当天,周家就被全家杀害,他当时在日本留学幸免于难。而周老爷子当晚没有死亡,第二天邻居发现后周老爷子将布包交给邻居转交给了周永亮。而那个布包里就是苏家的欠条和密室的题图。周永亮说出三姨太当天一定是没有还钱,不然欠条怎么会仍然在周老爷手里。明玉和明远怀疑是三姨太杀害了周家全家,明玉说出如果是三姨太干的,她就和三姨太断绝母女关系。周永亮提出要明远和明玉帮自己要回一万银元,他要用于增强武装力量。五姨太故意来到二姨太房里,提醒二姨太永康钱庄的账本如果落在三姨太的手里可就糟糕了。二姨太心里不免开始狐疑。明利醒后只穿着一条短裤就来到众位姨太太打的厅里大闹,吓得二姨太大呼小叫,明利拿指着二姨太她说出和永康钱庄的关系,刘管家上前抱住明利,二姨太趁机逃走,明利打了刘管家后离开。四姨太急忙追赶明利,临走问起三姨太为何还没查清二姨太的事情,三姨太回答就要查清楚了。刘福禄回来向二姨太汇报了四姨太问三姨太的话,二姨太开始担心账本真的落入了三姨太手里。蔡校长被作为革命党人抓了起来,苏明远和一些老师学生纷纷到县长办公厅外面大闹要求释放蔡校长。因为省府要来人视察工作,姚县长请求苏明远带人先撤回去,苏明远要求先放了蔡校长。周永亮煽动学生们为蔡校长报仇,大家纷纷闹了起来,最后警察下令抓人。苏明远被抓了起来,周永亮为了掩护明玉逃跑也被抓了起来。苏明远被阎探长叫去严刑供要他说出周永亮是革命党,可是苏明远誓死不肯招供,被打得头破血流。明玉心急如焚跳上马车疾驰回苏家求救兵。三姨太来到二姨太房里说出要想相安无事,除非有了甜头大家平分,二姨太假装听不懂,出来后问刘福禄三姨太的意思,两人估计账本果真落在了三姨太手里,暂且不理她,看她接下来有什么动作。听说明远被抓,二姨太急得直哭。梓桃主动请求去县里找阎探长和姚县长说情,保出苏明远,三姨太要刘福禄跟着梓桃去了县里。明玉问起欠周家的一万银元,三姨太说出已经还了周家,明玉说出周永亮说的根本就没有还,欠条就是证据。梓桃到监狱里见到被殴打的苏明远,心疼的立刻叫人放了他。阎探长无奈只好下令放了苏明远。梓桃抱着明远心疼的看着他,要他坚持活下去,明远昏死在了梓桃的怀里。梓桃告诉阎探长她要去见姚县长,阎探长警告梓桃说话客气点,梓桃却大怒警告阎探长如果不放了苏明远,别怪她不给他面子。到了姚县长家里,梓桃和姚县长说起苏明远的事情,姚县长不经意表露出看上了梓桃的美,梓桃却劝告姚县长没有财靠得住。姚县长开价三千银元,梓桃答应明天拿钱来保释苏明远。梓桃来到监狱告诉苏明远明天就拿钱来保释他,明远却坚持如果周永亮不能出去,他也不出去,梓桃答应一定救他们两人出去。阎探长讽刺梓桃能有这么大的本事。梓桃深夜和阎探长谈话,支开了小福子后,梓桃告诉阎探长周永亮就是周老爷子的儿子,如果他死了,那么苏家的秘密就没人会知道了,阎探长急忙改口一定要保周永亮出去。他们的对话被刘福禄偷听了去。

  刘管家偷听梓桃和阎探长说话,被小福子发现,刘管家借口打臭虫,急匆匆离开了阎探长家连夜赶回苏家向二姨太汇报。二姨太拿出三千两银元准备保释苏明远。说起周永亮,二姨太高兴从此抓住了三姨太的把柄,她要刘福禄一定把周永亮也保出来。三姨太深夜噩梦中惊醒,来到宽姐床前说起周永亮,宽姐决定找人除掉周永亮,被明玉偷听到他们的谋。梓桃在馒头里夹带纸条给苏明远,要他先出来才能救周永亮出去,明远看到纸条后,答应先回家。梓桃和刘福禄接了明远上了马车。明玉跟踪宽姐见到他和几个小混混交易。四姨太来到明利房间给他送参汤,明利忽然想起他没有偷账本,为何要被赵老板抓去打,他觉得自己冤枉,四姨太忍不住说出了是梓桃出主意救了他,而账本就是梓桃拿出来让她交给了三姨太。明利听到后忽然感觉这些事情都向设计好了一样。梓桃一行在路上的客栈休息,她帮明远熬粥,明远问起梓桃为何救他,梓桃鼓励明远要好好活下去,因为有他才让人觉得有了希望。梓桃深夜带着刘管家偷袭监狱的狱警假装劫狱把周永亮从监狱中劫了出去,这一切都在阎探长的安排之下。可是路上他们的马车却被宽姐找来的人劫持,他们指名要周永亮,梓桃无奈交出了周永亮,几人带走了周永亮,苏明远担心周永亮的安危,梓桃却淡定的说出一定会有人救他的。几个混混把周永亮带到一处竹林准备就地解决了周永亮,明玉在暗中准备救他却不敢出来,刘福禄却假装恶鬼吓跑了几个混混,明玉跟踪刘福禄见到他把周永亮安排进了二姨太新买的宅院里。二姨太故意在众人面前说出周永亮的名字,三姨太问起宽姐事情如何了,宽姐回答事情办砸了。三姨太一时想不出是何人救走了周永亮。刘福禄告诉二姨太他已经把周永亮安排好了。明利来向梓桃道谢,感谢梓桃救了他一命,梓桃却矢口否认坚决不肯承认是她把永康钱庄的账本交给四姨太的,明利无奈回去找四姨太问个究竟。明利找来四姨太和梓桃对质,梓桃一口咬定自己没见过永康钱庄的账本,弄得四姨太也迷糊起来。明利责骂四姨太缺心眼,梓桃提醒明利在这个苏家大院里唯一关心他的人就是四姨太。明玉听说明远回来急忙到明远房间探望,见到明远哭着扑到他的床前,明远安慰明玉说他会没事。明玉哭了起来,二姨太责骂明玉不要脸,明玉和二姨太吵了起来。明玉想来想去痛恨梓桃,深夜拿着在窗外对准了梓桃,明利在明玉身后吓唬明玉,拿下了明玉的。明玉回到房间里,三姨太已经和宽姐等在那里。明玉质问三姨太为什么杀害周永亮,问起当年的事情真相。三姨太承认银子没给,可是周家人却不是她杀的。三姨太说出当天一大早到了周家就发现周家人都已经死光了,所以她偷偷留下了银票。明玉根本不信三姨太的话,三姨太说出周永亮已经被明玉劫走,明玉却告诉三姨太周永亮是被刘福禄劫走了。三姨太急忙追问周永亮现在在哪里并且保证一定不杀周永亮,明玉相信了三姨太带着他们来到二姨太的宅子,可是却没有搜到周永亮。此时二姨太已经去见了周永亮,并告诉他周家十七口人都是三姨太杀的。三姨太和宽姐商量对策,宽姐提出把账本还给二姨太,可是三姨太说出只要把账本交给她,那她们就命不保了。三姨太决定对二姨太动家法,先要了她的命。二姨太问起周永亮有没有证据证明周家没有收到三姨太的银票,周永亮却回答没有证据。二姨太提出要周永亮在苏家所有人面前指证三姨太没有还款,明玉暗中跟踪刘福禄,看到他把周永亮关在哪里。三姨太召集全家到议事厅,说出二姨太犯了家法克扣银元出去放印子钱,二姨太不服气,三姨太拿出了账本,梓桃看了账本明利交给了二姨太,三姨太下令将二姨太填井。二姨太在众人面前说出三姨太也贪污了苏家的一万银元,并且说出周永亮在她的手里,可是带众人去了之后却发现周永亮不见了。一旁明玉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三姨太此刻见周永亮不见立刻下令胡三炮绑起二姨太将她填井。明远闻讯赶来跪在三姨太面前求情,三姨太仍然不肯放过二姨太。梓桃见到明远伤心绝,终于出言阻止三姨太。.

  梓桃提出疑问,说出三姨太手里的账本还没辨别出真假,就将二姨太填井未免太过仓促也不能让人信服,三姨太问起如何辨别账本真假,梓桃提出只要请来永康钱庄的账房先生徐先生就可以了。刘福禄请来了徐先生,徐先生当场指出这个账本是假的。二姨太被释放,三姨太怒指四姨太玩弄了自己,二姨太恨恨的说出跟三姨太没完。明远问起梓桃到底要做什么,梓桃假装不知情。三姨太感觉梓桃好像知道那账本是假的,来到梓桃房间质问她。梓桃说出她是在救她,因为在议事厅里她看过那个账本,里面字迹十分不清并错误百出,三姨太暗恨明利和四姨太拿假账本害她。三姨太走后,小福子问起梓桃为何账本是假的,梓桃告诉她交给四姨太的时候就已经是假的了。可是她却不想因为有人因此而死去,所以给了四姨太一本假的账本。明利问起四姨太账本哪里来的,四姨太说起梓桃给的。明利问起为何不在三姨太面前说出来,四姨太知道梓桃不会承认。明利大骂四姨太傻,如此以来三姨太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二姨太要刘福禄赶紧去找周永亮的下落,刘福禄在街上找到了负责看管周永亮的人,他们说出是明玉暗中用计策抓住了他们俩,救出了周永亮并把他们俩也放了。二姨太听说是明玉救走了周永亮,对她也十分痛恨。三姨太问起明玉,明玉说出是她救出了周永亮,三姨太问起明玉周永亮在哪里,明玉不肯说出来。吃饭的时候,二姨太和三姨太都没有来,明利问起梓桃为何救二姨太,梓桃说出是为了他们,并让明利想想三姨太除掉了二姨太后会是谁。明利忽然明白了梓桃的话,忽然想起如果三姨太知道了他的事情,他的小命也不保了。老五趁没人的时候把周永亮的布包交给了梓桃,梓桃问起老五为何暗中保护她,到底他是谁,老五告诉梓桃以后会告诉她的。二姨太告诉明远如果不是看他的面子,梓桃是不会救她的。二姨太提出要明远找周永亮出来,明远责问二姨太就不能停止这种争斗吗,二姨太说出走到哪里也不安全,并说出苏家隐藏着一笔巨财的秘密。梓桃回到房间打开布包,见到里面的欠条。可是无论怎么看都是一张普通的欠条。梓桃在院中作画,明远走来质问她为什么偏偏是她救了他的娘,为何她知道账本是假的,而又是她提出请徐先生来辨认,梓桃无以对答指责明远没有权利审问她,明远说出这一切都是梓桃设计好的,可是他不希望梓桃是个险的人,他希望梓桃让他看到人世的。明远走后梓桃坐在椅子上心中暗自伤神。三姨太请六爷吃饭,说出苏家的人都把钱往自己的腰包里划拉,苏家就要垮掉了。六爷不知三姨太所言何事,三姨太说出大少爷的事情,要六爷帮她把明利转移资产的事情证据拿到手,六爷假装不知,三姨太跪在六爷面前请求他帮忙。三姨太答应只要能追回来苏家的家产,她愿意把这些资产的一半作为答谢。六爷见到三姨太的契约,立刻答应帮三姨太搞到证据。二姨太依然没有放弃寻找周永亮,刘福禄推断周永亮一定还会回来的,因为苏家欠周家的钱还没有还,并且周永亮一定也想知道究竟是谁害了周家人的命,所以他一定还会回来的。四姨太眼皮跳个不停,彩凤分析出这一切都是梓桃设计的连环计,让苏家几位姨太太互相争斗不停。四姨太不愿听彩凤说,彩凤却说出她和明利的事情也快暴露了。明利找到明远问起他为什么两次打晕他,明远否认打过明利,明利接着问布包的下落并说出布包里面有苏家的大秘密,明远依然否认见过那个布包。三姨太找来明利质问他是不是和四姨太合伙坑她,明利否认他偷了账本,三姨太气愤的拍桌子怒骂明利,明利却不理会三姨太自行离去。六爷找来赵老板和于老板,赵老板听说是对付苏明利,自然是高兴愿意帮助六爷。六爷提出要于老板出个证明只要证明苏明利没输,就可以了。可是于老板担心自己的信誉被毁,六爷说出他要买印染厂和百亩良田,只要于老板说出这些不是他的,立下字据就可以了。于老板只好答应了六爷。一旁的许先生听到这些,急忙告诉小福子回去告诉梓桃。小福子急忙回去告诉梓桃,梓桃却在想着明远的话,不想再管苏家的事情,她没好气的呵止小福子,不要她继续说下去。明利来到四姨太房里说起三姨太今天找他过去臭骂了一顿,四姨太顿时也不知该如何处理。背后纵梓桃的人看出梓桃后悔了想退出,他在暗中警告梓桃她的爹娘都已经死了,不要忘了是谁把她抚养长大,既然进了苏家大门,就永远没有了退路。.

  梓桃回忆起当年自己的亲娘被填井的情景,又回忆起自己来到苏家几次遇险几乎丢掉了命,其中的种种辛酸令她伤心不流下酸楚的泪水。明玉在码头上找到了在此抗包的周永亮,周永亮带明玉回到自己藏身的破船上。周永亮说出自己准备要回苏家欠的一万银元作为扩充武装力量的资金,明玉答应周永亮和明远一起帮他找回欠条。明利来和梓桃搭话,梓桃动了恻隐之心,提醒明利去找六爷问问,因为他的事情已经即将败露就要大祸临头了。明远见到梓桃提醒明利,质问梓桃到底是谁来苏家做什么,他责怪梓桃根本不善良,浑身上下都被仇恨包围着,苏家所有的事情都跟她有关。梓桃不言不语,明远生气的离开。明玉回家质问三姨太周家的人是不是她杀的,三姨太仍然不肯承认她杀了周家人,明玉要三姨太还周永亮钱,三姨太要明玉拿出欠条,明玉生气的走开,三姨太要宽姐跟踪明玉找到周永亮斩草除根。明利来到六爷家里看望六爷,六爷终于说出他已经拿到于老板的字据,于老板不敢卖厂卖地给他,所以说出主人是明利。明利得知六爷拿到于老板的字据,立刻慌了神。宽姐跟踪明玉却被明玉发现,明玉大骂宽姐,宽姐伤心的回到苏家。三姨太找来梓桃问话,梓桃开始不承认她和老五有关系,最后她终于说出了那个布包是老五给了她。三姨太问她布包里是什么,梓桃说出是苏老爷写给周家的欠条。三姨太拿梓桃没有办法,知道要不出来纸条,只好暂时作罢。苏明利自暴自弃,喝得酩酊大醉后扑在四姨太的怀里嚎啕大哭,恰巧六爷来约四姨太一起喝酒,四姨太为了苏明利去赴了六爷的约。明玉回来告诉明远她找到周永亮了,明远急忙和明玉一起去见周永亮。他们一起讨论着欠条应该在谁那。最后明远忽然想起应该是老五打昏了明利拿走了欠条。因为老五想要保护梓桃,曾经打昏明利。明玉想出办法引诱老五上当。四太太身穿男装来到酒楼和六爷见面,六爷再次提起阎探长对她的意思,四太太为了苏明利的小命,终于答应见阎探长。阎探长走了出来,六爷就要告辞,四姨太急忙说出要六爷留下于老板出的证明。六爷看在阎探长的面子上留下了字据,四太太忍辱陪着阎探长睡在了一起。老五晚上正和大贵聊天,忽然发现窗外有人影闪过,老五机警的跟了出去,见到有人来到梓桃门外对梓桃不利,刚走过去抢过手却被人从后面打昏。老五被装进麻袋带到破船,几人审问老五,老五据不承认和梓桃有关系,并且否认自己拿了布包。明玉吓唬老五下令将他扔河里。大贵急忙去给梓桃报信,梓桃急忙赶来相救。宽姐闻声跟在众人身后窥视着这一切,三姨太听说后急忙让宽姐去给阎探长报信去抓周永亮。梓桃来到河边呵止明远他们,梓桃拿出布包交给了明远,老五不明白梓桃为何给了他们。梓桃要老五说出了一切经过,明远问梓桃为何要给他欠条,梓桃回答只因为他们需要。众人正要离开,阎探长带人赶到,抓走了周永亮。归途中崔所长建议将周永亮就地正法,阎探长假装同意,却在背后朝崔所长开,毙了崔所长。明远和明玉听到声都以为周永亮已经牺牲,心中难过。明远手里紧握着周永亮临走的时候交给他的欠条。阎探长放走了周永亮,周永亮不解阎探长为何放了自己,可是他依然一路狂奔离开了河边。明玉哭着回家质问三姨太,是不是她去通风报信要阎探长来抓周永亮。宽姐匆忙回来,明玉气愤的打了宽姐一耳光,三姨太大怒打了明玉一耳光。明玉伤心绝,说出自己的爹娘竟然是这样心的人,她哭着离开了。宽姐告诉三姨太周永亮没死,他被阎探长放了。四姨太拿回了字据,给苏明利看,苏明利却不认识字,四姨太告诉他这是于老板的字据,苏明利立刻感激四姨太。四姨太却回到房间里嚎啕大哭,她想起自己因为明利所受到的屈辱,想起明利对她的好,却也觉得这样做值得。明远哀伤的在河边吹奏,梓桃来到他身边告诉他周永亮还活着,因为阎探长既然放过他一次就会再放他一次。明远质问梓桃究竟和阎探长什么关系,梓桃回答因为明远是好人,所以她愿意帮他。至于自己是好是坏,她也分不清。因为她走上了这样一条路,所以她必须要走下去,她没有路可以选。清早刘福禄告诉二姨太家里最近发生的事情,听了三姨太去调查明利的事情她十分开心。又听说阎探长抓了周永亮切当场毙,二姨太更加高兴,因为如此以来明玉就会恨死三姨太。二姨太听到这些事情心情十分高兴,吃饭也觉得特别的香。三姨太和宽姐清晨发现明玉失踪,急忙到处寻找。

  明远也不知道明玉去了哪里,三姨太告诉明远周永亮还没死,可是明远却说出不相信三姨娘的话。苏明利来到三姨太房间质问三姨太是不是找了六爷去调查他自转移财产的事情,并且拿出于老板的字据在三姨太面前炫耀,三姨太气急败坏赶走了苏明利。二姨太来到四姨太房间求和,提出今后大家和和气气过日子不要再这样争斗下去了,团结起来合伙对付三姨太。四姨太觉得二姨太说的有道理,答应帮她约苏明利一起出来喝酒。三姨太怒气冲冲的来到六爷家里质问六爷为何把字据给了苏明利并且坑了她,六爷却拿出于老板的字据交给三姨太告诉她苏明利和四姨太都不识字,他给他们的只不过是一张写着顺口溜的纸条。拿到了字据,三姨太的心才落定。二姨太摆下酒席宴请苏明利和四姨太,几人终于握手言和,最后他们决定推翻三姨太当家人的地位,推举苏明利做苏家的当家人。明玉投河被人发现,明远抱着浑身湿漉漉的明玉回到苏家,三姨太哭着守在明玉床前。明玉醒来却不肯和三姨太说一句话,三姨太只好暂时离开,留下明远照顾明玉。三姨太痛定思痛忽然觉得自己这个当家人做的,得罪了苏家大院里的所有人,现在连自己的女儿明玉也不肯认她这个娘了。宽姐劝说三姨太不要继续做下去了,三姨太也决定放弃当家人的位置。明远劝慰明玉并告诉她周永亮没死,明玉问他是不是真的,明远说出梓桃也是这样说,明玉听到梓桃的名字不屑的骂她狐狸精。明远劝说明玉不要再伤心难过,可是明玉心里的话却不能告诉明远,她悲哀的大哭了起来,她为自己有这样恶毒的爹娘而痛哭。三姨太召集全家到议事厅,她主动提出自己放弃当家人的位置,要大家推举出一个新的当家人。二姨太和四姨太立刻联合起来推举明利做当家人,明利也高兴的准备做新的当家人。可是明远首先提出反对,梓桃也提出异议,明利不识字除了二姨太和四姨太其他人都不同意明利做当家人,三姨太忽然提出梓桃可以做当家人,四姨太和二姨太急忙反对,苏明利却忽然表态同意梓桃做当家人,明远也说出赞同,于是梓桃顺理成章的成了新任当家人。回来后二姨太和四姨太都不解苏明利为何忽然同意梓桃做当家人,明利指出他做当家人苏家其他人都不同意,而梓桃如果不是苏家人,她做了当家人就相当于苏家没有了当家人,从此就没人管束他们了。二姨太和四姨太觉得明利的话有道理。三姨太叫宽姐找来梓桃到画舫单独谈话,梓桃同三姨太坐上了画舫。

  三姨太找来梓桃聊天,梓桃说出人生的许多无奈,而她一生下来就注定了该做什么事,她想往哪去根本由不得她。梓桃问起三姨太为何不离开苏家,三姨太说出很多事情牵扯着她走不了,梓桃指出三姨太是担心别人拿到了那笔财产。三姨太要梓桃先和她合作,否则谁也别想得到财宝。明利找到于老板质问他出了字据给六爷的事情,于老板说出六爷要买那厂和地,明利拿出六爷给他的字据,于老板看了之后说出这个根本就不是字据而是一个顺口溜。明利持闯进六爷家里用指着六爷的头,谁知六爷却丝毫不惊慌,反而明利吓得发抖。六爷从容地抢过了明利的对准明利的头,威胁明利说云台镇是他的,吓得明利抱头鼠串。周永亮在市集上找到明玉,说出了被阎探长放走的经过。周永亮说出五姨太和阎探长关系不一般,而救他则是因为他是明远的学生。明玉告诉周永亮明远很爱梓桃,而她自己却深爱着明远,因为他们不是亲兄。周永亮对苏家人的关系感觉很复杂。四姨太无意间发现了宽姐解手的时候竟然是站着的,她立刻跑去告诉明利,明利听了大喜,他们从此不怕三姨太威胁了。梓桃弹琴的时候,六爷在她身后指挥她的下一步行动,被老现。阎探长走了出来拦住刚要离开的老五,老五假装什么也没看见,阎探长警告老五要懂得装聋作哑。明远也听见了六爷的话,来到梓桃房间质问她跟阎探长六爷以及马一刀是什么关系,梓桃不回答明远,明远气愤的大骂梓桃是恶魔,不配弹琴作画。明远撕碎了梓桃的画,愤而转身离开了梓桃的房间,梓桃扑在琴上大哭了起来。明利抓到了三姨太的把柄,来到三姨太房间讽刺三姨太并追究三姨太找六爷算计他的事情,明利临走的时候警告三姨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三姨太和宽姐商议明利是不是知道了他们的事情。明玉带明远一起去找到周永亮,周永亮问起欠条,明远说起放在了家里的衬衫口袋里。二姨太让丫鬟洗衣服,丫鬟发现了明远口袋里的布包,二姨太打开布包发现了里面的欠条,立刻告诉丫鬟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明远。老五告诉梓桃她来苏府做什么他都知道,因为他们有特殊关系,梓桃问起老五的时候他却说还不到时候说出来。梓桃带领苏家全家人举行当家人仪式,苏老爷忽然出现在苏家门前,只是他如今已经是蓬头垢面。苏家人惊得四处窜以为见到了鬼魂。苏老爷大怒质问梓桃是谁,梓桃说出她是苏家当家人五姨太。苏济世说出五姨太已经死掉了,梓桃却说死的人是苏老爷,两人争执起来,梓桃说出如果想证明他就是苏济世,那么就请苏家人出来指认。梓桃首先要三姨太指认,三姨太思虑片刻,喊出他不是老爷。接着二姨太四姨太和大少爷都否认苏济世是老爷。梓桃下令将苏济世关了起来。几人回房后都说起自己的心里话,四姨太和明利说出谁也不敢指认苏老爷,以为他如果是老爷,他们就一个都活不成。二姨太也和刘福禄说出自己的事情都是死罪。三姨太和宽姐更不想让老爷活着回来。苏济世被关进房子里大喊大叫,可是苏家的下人也是谁也不敢认他,胡三炮被苏济世打骂却仍不肯放他出去。阎探长和六爷说起两人一起商议抚养梓桃长大让她回到苏家去找到财宝,可是如今为何马一刀放了苏济世,阎探长决定去找马一刀问个究竟,六爷同意阎探长前去,阎探长骑马来到马一刀的地盘。阎探长随着土匪来见马一刀,却惊闻十几年来认识的都不是马一刀本人而是他的二当家。阎探长要求马一刀前来见面,突然惊奇发现原来马一刀竟然就是六爷。老五给苏济世送饭,被梓桃发现饭里剧毒,梓桃告诉老五今后做饭仔细一点。苏济世从门缝里见到梓桃救了自己一命,对她产生了些许好感。六爷说出他方苏济世回去是帮助梓桃找到财宝,他分析出苏家人不肯认苏济世,他一定恨死了苏家人,就一定要找出财宝复仇,他一定要帮梓桃找到财宝。阎探长夸赞六爷的过人之处。明远和明玉接到消息有人冒充老爷急忙回家查看,果然是苏济世回来了,明远和明玉问起各自的母亲为何不认苏济世,她们都告诉孩子认了老爷她们就都活不成了。明玉说起一万银元的事情,三姨太说只要有欠条就可以还钱,明玉说出欠条就在明远手里。三姨太担心欠条落入了二姨太手里。

  明远去苏济世的房间送了吃的,并叫他老爷。明远给苏济世送完吃的就离开了,苏济世激动的大叫我是老爷。明远来到梓桃房间用着梓桃说出她的身世,梓桃不肯说。明远又用自己的命威胁梓桃,梓桃终于开口说出自己的身世。原来她的养父就是六爷,从小六爷告诉她,她的爹娘都是苏家的下人,老爷强暴了她的亲娘红妮,红妮生下她后老爷以为她是他自己的女儿,对她宠爱有加,引起了其他太太的嫉妒,她们设计把梓桃的爹娘放到一个床上,结果梓桃的爹娘被填井。几人把梓桃送给阎探长要他把梓桃丢到河里去。恰巧那年六爷的女儿死去,阎探长把梓桃送给了六爷做养女。过了四年六爷又有了女儿,就把梓桃送到了土匪窝里,六爷就是马一刀,她看惯了打打杀杀。成年后六爷让梓桃跟着他的女儿一起去上海学习,今年老爷从上海回来被六爷劫了,六爷派她冒充五姨太来苏家寻找财富。老五在门外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心中更加确认了梓桃的身份。老五离开后明玉又来到梓桃门外。明远劝说梓桃离开苏家,梓桃不肯并说出她已经走不了了。明玉突然冲进来拿起明远的手对准梓桃,明远急忙挡在梓桃面前,明利突然闯了进来用指着明远抢下了明玉手里的。明远和明玉走后,明利对天发誓一定要娶到梓桃。晚上苏济世正愤恨苏家的人都不肯认他,忽然三姨太噩梦中惊醒,之后她决定投靠老爷。三姨太来到苏济世的房间,告诉他苏家的人都做了违反家规的事情,大太太想要处罚他们,被他们杀害了之后由梓桃当家。苏济世答应只要三姨太帮他恢复当家人的位置,让他恢复苏济世的身份,他就让三姨太做苏家的人上人。明远和明玉到处找欠条没有找到,去问二姨太她却不肯承认,问起下人小玉,小玉吓得跪在地上求饶。明远明白欠条一定在二姨太那,二姨太索承认在她手里就是不给。两人无奈只好商议去找三姨太要钱。三姨太来到明远房间,说起要认苏济世为苏老爷,重振苏家威风。明远提出要让老爷答应废除家规并放梓桃离开苏家,三姨太答应明远的条件。老五听到几人的谈话大吃一惊,急忙去梓桃那里报告。老五说出了宽姐是男人并且是明玉亲爹的事情,梓桃不明白老五为何几次帮助自己,老五坚持不肯说。四姨太准备了酒菜准备请苏济世来吃,说不定苏济世吃高兴了就把财宝的秘密说出来。明利去请了苏济世来,苏济世吃上饭却不理明利和四姨太。苏明利恼羞成怒在苏济世面前故意和四姨太亲热,刺激苏济世,可是苏济世却讽刺明利说他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男人。

  苏济世告诉苏明利真正的男人,是花自己的钱,从不喜欢跟过别的男人的女人,苏明利和四太太讽刺苏济世如今已经失去了一切,连家人都不肯和他相认,苏明利给苏济世建议把财宝说出来,这样大家平分财产以后他就可以用这些钱重振雄风。苏济世答应苏明利,但是要他们把梓桃杀了恢复他的身份,苏明利说出只要杀了梓桃,苏济世立刻会杀掉苏家所有人。两人吵了起来苏明利掏出手对准苏济世,两人扭打在一起手落到了地上,梓桃走了进来拾起手对准苏济世,苏济世质问梓桃是谁,梓桃让苏明利放走苏济世。刘福禄和二太太在一起偷情,刘福禄说起苏济世如今回来了,他就要大祸临头,可是他不后悔和二太太在一起,就算死了也瞑目了。忽然苏明远前来敲门,刘福禄急忙从后门逃走。苏明远告诉二太太他和三太太要认下苏济世为老爷。二太太急忙阻拦,苏明远告诉妈妈他要和苏济世达成协议要他废除家法,让他饶恕苏家所有人。二太太告诉明远如果废除了家法,那一切就都了,将来如果有人户作为非就没有惩罚的根据。二太太知道是三姨太想出的坏主意,想要趁机讨好老爷。明远和娘没有说拢,明远生气的离开了娘的屋子。明远给苏济世送饭,苏济世认出眼前长大了的明远很像年轻时候的自己,他说起苏家几个孩子,只有明远才是他亲生的。可是明远却始终不肯叫苏济世一声爹,因为从小到大他都叫他老爷,两人的距离十分遥远,他感觉自己就是没爹的孩子。梓桃把明远和三太太准备认下苏老爷的事情告诉了明利和四太太,四太太急忙去找二姨太说,二姨太问起四姨太害怕不害怕,四太太说起法不责众,苏家上下没一个干净的人,她不信苏老爷把苏家全家都填井。宽姐听到他们谈话急忙回去报告三姨太,三姨太高兴他们果然上当。明远向苏济世提出几个条件,要他同意废除家法,并要苏家人去留自由,还要放走梓桃,这样他就可以帮苏济世恢复老爷身份。苏济世答应明远的条件,明远高兴的去准备和三姨太一起恢复老爷的身份。明玉和周永亮商议还钱的事情,说起恢复老爷身份,周家的钱就更不好要回来了,明玉决定破坏明远认苏老爷的事情,帮周永亮要回那一万银元。三姨太来找梓桃借口庆祝梓桃作为当家人,请来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介绍给她认识,梓桃答应苏家大摆筵席,请镇上的各界名流前来祝贺。梓桃知道三姨太准备借机恢复苏老爷的身份,可是她还是答应三姨太的请求。这天苏家张灯结彩庆祝信任当家人上任,当三姨太说出请当家人讲话,梓桃站了起来,可是忽然苏济世却从后面走了出来,并已经换上当年的穿着打扮。苏济世说出自己多年和大家的情谊,之后问大家自己是不是苏家的老爷苏济梓桃却说还是由苏家人开始先认,三姨太指名要明远先认,明远承认站在大家面前的就是苏老爷,忽然明玉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指着苏济世说他不是苏老爷,是装的假的。苏济世大骂明玉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三姨太急忙说是,明玉和明远吵了起来。三姨太站起来请明利和二姨太四姨太指认苏老爷,几人却都反口不承认苏济世是苏家老爷。梓桃站起身提议要德高望重的三叔公六爷和阎探长指认苏济世,可是几人也是异口同声此人不是苏老爷,只是长得像苏济世。苏济世再次被押了下去,气愤的大闹,明远也被拉了出去。明远一病不起,二姨太心疼,刘福禄说起他是心里有火,吃些活血化瘀的药就没事了。可是刘福禄担心的是三姨太,如今她栽了跟头,一定恨他们。二姨太告诉刘福禄一切都没事,因为周家的欠条在她手里二姨太给刘福禄看了她的欠条,刘福禄稍感宽心。梓桃知道明远一定会生气,心中不免担忧,小福子说起明远病了,梓桃急忙去明远房间探望。明远指责梓桃居心叵测,梓桃解释当苏老爷恢复了身份一定会对苏家人大开杀戒,明远却说他不想让苏家落到她的手里,她一样会对他的家人动手。明远说到激动处剧烈咳嗽起来,梓桃急忙上前,明远推开了梓桃并让她滚开。梓桃回到自己房间伤心的哭了起来。宽姐外出却忽然有人把永康钱庄的账本丢在了她的面前,她看了看急忙拿回去交给了三姨太。两人猜不透是谁把这个宝贝送到了他们手里。大贵回去报告梓桃已经把账本给了三姨太,梓桃感叹大贵的任务做的太快了,如果慢了她会改变主意的。明玉约来了周永亮深夜来看望明远,明远对周永亮说道歉,明玉解释自己想要帮周永亮要回一万银元才阻止苏济世恢复身份,明远大骂明玉。四姨太和明利一起商量如今三姨太栽了跟头一定更加恨死他们了,而明利的把柄还在三姨太手里,此时必须也要抓住三姨太的把柄。他们急忙出去等在三姨太房门口,终于等到宽姐出来小解。他们跟踪在宽姐身后,看到宽姐果然站着解手,他们跳了出来抓了个正着。

  明远和四姨太压着宽姐跪在三姨太面前,三姨太要宽姐站了起来,冷静的告诉明远丁老板的字据她是不会交出来的,明利不动她,她也不会动明利。明利和四姨太无奈返回自己的房间。明玉提醒周永亮应该离开了,明远忽然咯血,明玉急忙上前帮他捶背,明远不要明玉靠近, 明玉说出自己不是明远亲,明玉说出自己的亲爹就是宽姐,并说出了宽姐和三姨太的爱情故事,他们感到十分感动,可是明玉却觉得这对她不公平。三姨太和宽姐商量如何处理,三姨太要宽姐马上离开苏家,宽姐舍不得三姨太,三姨太告诉他如今不走两人就都得没命,要是他走了,就死无对证,并可以把当年的一万银元的事情赖在他的头上。如果自己没事,她就去找他,如果出事,她要宽姐好好对待明玉。宽姐无奈只好听从三姨太的吩咐,带着包袱离开了苏家。三姨太等宽姐走远后,下心来在树上撞破了自己的额头,喊出苏家所有人。梓桃出来问三姨太发生了何事,三姨太谎称宽姐偷了她的首饰逃跑了。明利和四姨太明白宽姐逃跑是为了保护三姨太,大家散去了之后,老五叫住了梓桃。老五告诉梓桃宽姐是个男人,一定是因为别人发现了秘密才逃跑了。梓桃问起老五苏家的老杜是何人,老五说出那是他的师傅,梓桃再问老杜人怎么样,老五说出梓桃是不是以为老杜是她的父亲,可是事实却不是那样。老五说出梓桃手上的玉镯本是一对,当日后有人拿着手镯来找她,她就知道谁是她的亲生父亲了。明玉走来问起三姨太,三姨太哭着告诉明玉她和宽姐告别的情景,她要明玉承认自己的父亲,明玉也哭着讲诉了自己的苦衷。从小苏老爷就不把她当做亲生女儿,自己爱着的二哥,却始终当她是兄。明玉劝说三姨太把周永亮的一万银元还给他,她就可以随着明远离开苏家远走高飞。可是三姨太仍然不肯交出银元来,她是担心证据落到别人手里,她已经让宽姐把银票带走了。六爷再次指示梓桃要去接近苏济世,因为只有他知道苏家的宝藏在哪里。梓桃问起六爷她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六爷告诉梓桃如果想知道真相,就要把苏家的事情办完,他就会告诉她。梓桃哭着说他原来一直都在骗她。苏济世开始装疯,每天在院子里挥舞着手杖到处打鬼。梓桃去看三姨太,三姨太告诉梓桃苏济世是不会那么轻易垮掉的,她提醒梓桃不能整天把苏济世关在小屋里,因为只有他知道宝藏的下落。梓桃答应让下人从此不用看着苏济世。老五戏弄苏济世要他打自己的头,苏济世刚要下手,苏明远走来拦住了他。明远赶走了众人,要大家不要欺负苏济世。梓桃跪在枯井口向娘说话,苏济世在一旁树丛后偷听。梓桃说起老杜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她说出来苏家复仇可是一点都不快乐,苏济世忽然醒悟到梓桃就是红妮的女儿明月,而她说起老杜不是她的父亲,苏济世更加以为梓桃就是他的女儿。二姨太为明远熬了中药,明远却忽然来到二姨太房间,二姨太要明远喝药,明远却向二姨太要二万银元,说出他要帮周永亮组织武装力量。二姨太更加不同意明远的请求。

  二姨太拒绝了明远的请求,明远失望离去。苏济世悄悄来到梓桃房间,梓桃惊慌失措她知道苏济世是装疯。苏济世说出梓桃是红妮的女儿,也是他的女儿。他知道梓桃来到苏家就是为了给红妮复仇,他和梓桃说起苏家的人都是他们的仇人,他要梓桃和他一起把苏家人全部杀光,然后一起取出财宝。梓桃不信苏济世的话,问起另外一只玉镯,可是苏济世却丝毫不知玉镯的事情。苏济世离开后,梓桃陷入了痛苦,她不信苏济世就是她的亲爹,她不知该相信谁。三姨太想起宽姐心中放不下,她决定撺掇明远带着明玉离开苏家,让苏家破败,她就可以从此和宽姐长相厮守。她来到明远房间,给明远出主意,让他偷走苏家的房契去典当,然后带着明玉去投奔周永亮和革命党。老五听到了三姨太和明远的对话,急忙去找梓桃汇报。梓桃听到老五的话却不理老五,老五说出梓桃还没报仇,放了明远走,她就没办法报仇了,建议她扣下明远。梓桃生气的说出扣下明远, 他就没命活了。明远带着房契来到典当行,没想到典当行的老板就是六爷。六爷问起明远为何当掉房契,明远说出房子当掉苏家就散了,家法也就不存在了,六爷听出明远想救苏家人的命。明远说出六爷想要苏家的财宝,这样宅子是他的了,财宝自然也是他的。明远拿着银票带着明玉离开了苏家,苏老爷装疯出来阻拦他们,明远和明玉向苏济世行礼后离开了苏家。梓桃特地前来相送,明远不知梓桃已经知道了一切。六爷拿着当票来到苏家通知苏家的人他三天后要来收苏家的宅子。大家急忙说出拿出银子赎回房子,可是六爷却说出没有当票,谁也不能赎回宅子。苏明利急忙提出去抓明远,梓桃说出明远已经走远,追不到明远。明利气愤的说出只要梓桃下令,他就可以追回明远。梓桃无奈只好让明利去追明远。苏济世来找梓桃告诉她老五已经去报告阎探长去抓明远,梓桃惊诧老五为何这样做。梓桃告诉苏济世为了明远她愿意丢掉一切甚至命。老五带着阎探长追上了明远,明远把银票交给周永亮和明玉让他们先走,而他自己则留下来掩护。明远开打伤了阎探长的手臂,最后手没了子弹明远束手就擒。梓桃赶来,要阎探长放了明远,阎探长不肯。明利带人也追赶了上来,明利提出大家一起带明远回到苏家惩治。明远被众人带回苏家,问起银票,明远说出早就被周永亮带走,追不回来了。梓桃想尽办法放过明远,可是阎探长不依不饶,明远就要被阎探长带走,梓桃无奈喊出家法惩罚明远。明远被处以钉刺的惩罚,双腿被刺得鲜血淋漓。阎探长满意的带人离去,临走的时候悄悄告诉梓桃转告六爷,等到苏家财宝找到的那天,一定不要忘了他的那份。大家散去后,梓桃生气的找到老五,质问他为何去向阎探长通风报信。老五情急之下说出他是梓桃的亲爹。梓桃将信将疑,老五说出当年他和红妮下相好,红妮怀上了梓桃,红妮被苏老爷强暴,生下梓桃后,苏老爷以为梓桃是他的女儿,对她宠爱有加,引起了太太们的嫉妒,于是陷害老杜和红妮,害他们被填井。梓桃不信,老五拿出自己怀里藏着的玉镯,梓桃终于相信了老五的话。苏济世在门外偷听到他们的对话,方知梓桃根本不是他的女儿。

  苏济世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冲了进去举起手里的拐棍朝老五打去。苏济世大骂老五骗了他那么多年,害他对红妮母女愧疚了那么多年。苏济世说出苏家人是他们共同的仇人,他们应该是一伙的,老五指责苏济世害死了红妮,他恨不得杀了他为红妮报仇。梓桃呵止了他们,她心里接受不了老五,同样也不能原谅苏济世,她放下了老五给她的玉手镯,离开了老五的房间。周永亮带着明玉拿着明远给的银票购置了先进的德国造武器,明玉见到武器说出她决定要杀人了,周永亮知道她要杀的人就是梓桃,说出梓桃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可是明玉依然决定去杀掉梓桃,以解心头只恨。苏济世来到枯井旁为红妮烧纸钱,他告诉红妮从今后他不会再会她产生任何愧疚之情。阎探长来到六爷家里,婉转的责怪六爷独自买下了苏家的老宅。六爷则怪罪阎探长误会了他去多管闲事,还把明远抓了回来。六爷的计算中,如果苏家宅子没了,三天后苏家人就要被赶出去,那么苏济世急了就会把财宝赶快取出来。否则他们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笔财富。阎探长听信了六爷的话,一颗心放在了肚子里。二姨太握着明远的手向他诉说心中担忧之情,明远发烧说起胡话,二姨太无意间得知明远这样做是听从了三姨太的撺掇,她痛恨三姨太的心,让明远受了如此苦楚。三姨太深夜来到苏济世房间,她劝说苏济世说出财宝放在何处,解决苏家眼前的灾难。苏济世却仍然假装疯癫,拿着拐杖到处打鬼。三姨太从苏济世房间出来后,忽然见到刘福禄来到二姨太房间。她好奇的跟了上去。三姨太从门缝里看见了二姨太和扮作苏济世摸样的刘福禄偷情,心中忽然高兴她再次抓住了二姨太的把柄。周永亮和明玉一起潜入苏家大院,把梓桃装入麻袋中带了出来,同时也带走了明远。梓桃醒来后发现自己被明玉和周永亮抓了并绑住了手,她告诉明玉她不是五姨太,明玉回答她知道。明玉责怪梓桃搞垮了苏家,令苏家每个人之间恶毒争斗,梓桃则辩解是苏家人自己内部斗争,每个人都动了手。而苏家的各位太太则是合伙害了她的亲娘。明远走了出来责怪梓桃让苏家付出的代价太大。大家见到明远都愣住了,明远要下明玉手中的手,用手指着梓桃,梓桃说出能够死在明远的下,她会感觉很。明远面对梓桃,却始终没有决心开。明玉要明远开,明远要明玉随周永亮一起离开,否则他就向自己开。明玉不肯哭喊着要上前,明远朝自己的手臂打了一,周永亮急忙松开梓桃的手带走了明玉。临走的时候,梓桃告诉周永亮他全家都是被土匪马一刀害死的,而这个马一刀就是六爷。周永亮听了这个秘密,不怒目圆睁。他感谢梓桃告诉他这个秘密,他发誓一定要找六爷报仇。二姨太一早就来到四姨太房间,叫醒四姨太说出是三姨太教唆明远把苏家宅子当了的。四姨太反问二姨太有什么办法惩治三姨太,二姨太说出她有办法弄死三姨太。她拿出借条让四姨太,并告诉四姨太这张纸就会要了三姨太的命。二姨太带着四姨太和明利来到梓桃面前请求惩治三姨太,梓桃说出拿着欠条去三姨太那把银子要回来,就可以了。可是二姨太不同意就这样放过三姨太,明利也不同意就这样放过她。这时刘福禄跑来报告三姨太要跑,已经收拾东西快到大门口了。明利带人堵住三姨太,带到梓桃面前。三姨太面对大家的质问,回答她准备回娘家,大家问起梓桃,梓桃却说三姨太已经在昨夜向她打过招呼了。二姨太责怪三姨太给明远出了这么毒的主意,三姨太拒不承认。二姨太质问三姨太那一万白银没还周家,是不是被她吞了。二姨太拿出欠条给三姨太看,三姨太立刻呆住了。明利大喊家法伺候,三姨太立刻大喊她也有东西给大家看,三姨太拿出永康钱庄的账本交给梓桃,梓桃说出这是永康钱庄的账本。三姨太指出二姨太放印子钱的事情,二姨太承认放印子钱并愿意拿钱回来赎回苏家宅子。三姨太接着一语惊人说出大太太的死是二姨太害死的。二姨太要三姨太拿出证据,三姨太拿出刘福禄的戒指,三姨太说出大太太就是刘福禄杀死了大太太,为了帮助二太太掩盖罪过,因为二太太和刘福禄有奸情。

  三姨太说出刘福禄杀害大太太并和二太太有染的事实,之后她命令胡三炮到二太太房间去搜,果然搜到了刘福禄假装老爷的服装和拐杖。三姨太下令将二太太和刘福禄押下去填井。刘福禄忽然抢下胡三炮的手,对准家里每个人,大家都惊慌失措躲到椅子后面去,二太太面如死灰了无生趣。刘福禄把手递给二太太告诉她打死他就可以洗脱罪名。二太太惊恐万分,刘福禄拉着二太太的手扣动了扳机。刘福禄应声倒地,二太太顿时泪流成河。刘福禄死后,明利和四姨太商量起三姨太如此不好斗,下一个就会轮到他,因为三姨太手里握着于老板的字据,随时都可以置他于死地。四姨太问明利有什么办法,明利说出他要是娶了梓桃,就做了当家人,别人就拿他没办法了。四姨太嘲笑他在做美梦。梓桃劝说苏济世停手,停止这无休止的争斗,苏济世痛恨苏家的每个人,他们全部都背叛了他。梓桃说出有爱才有恨,如此的痛恨,说明苏济世深爱着他们。苏济世提醒梓桃六爷不会善罢甘休他,他不是容易对付的人。梓桃去找六爷,请求六爷放过苏家的人,六爷却说出小时候被苏济世的爷爷骂,为了争气,他要让苏家破败,让人们看看他六爷的光宗耀祖。梓桃跪在六爷面前求他放过苏家,六爷拿出明远的埙,告诉梓桃,你可以走,他不能走。梓桃只好继续回到苏家。梓桃将埙交给明远,劝说明远离开这里,明远问她能否和他一起离开,梓桃回答她还不能离开,只是想让明远离开这里。明远忽然抱住梓桃,说出没有她,他哪也不能去。苏济世在门外看到了这一幕。梓桃来到四姨太房间,四姨太问起梓桃有没有想找个男人嫁了,梓桃说出她已经嫁到了苏家,四姨太说出现在已经允许改嫁了,并且辫子都可以剪了。梓桃知道四姨太想劝说她嫁给明利,梓桃一口答应了嫁给明利,并且定在明天晚上嫁给明利。四姨太急忙去告诉明利,明利以为四姨太骗他。可是看到四姨太很严肃的样子,明利相信了。吃饭的时候,梓桃宣布要和明利成亲,大家都不相信这是真的,梓桃告诉明远不信你就等着看我和他拜堂吧。梓桃果然和明利举行了拜堂仪式,明远冲了进来,告诉梓桃如果她只是想他走,那么他现在就可以走,不用拿自己的贞洁来换。明远拉起梓桃想带走她,可是梓桃却送开了明远的手。明远告诉梓桃他心已死,从此再也不会回到苏家。可是晚上到了洞房的时候,明利却猛然发现红盖头的下面竟然是四姨太,四姨太高兴的告诉明利是梓桃让她这样做的,如今已经拜堂成亲,他们可以长相厮守了。可是明利却愤然踢倒凳子大喊着跑出了洞房。三姨太等在客厅,明利问三姨太是不是在等着嘲笑他,三姨太告诉明利梓桃是根本不会看上他的,跟他成亲只是想气走明远。从这里三姨太看出苏家将会有更大的灾难,她怕连累了明远,才执意要气走明远。三姨太要明利和她合伙对付梓桃和二姨太,只要明利不拿出欠条,她就不拿出于老板的字据,那么他们就会相安无事。明利把四姨太赶出新房,四姨太质问明利为何这样对待她,明利伤心的哭了出来,他感觉越是关心他的人他越是不爱搭理,而越是他想搭理的人却越是不关心他。四姨太问三姨太来这里做什么,明利说出三姨太和他做交易的事情。四姨太深夜潜入三姨太房间,偷偷打开房里的箱子,找到了于老板的字据。三姨太忽然惊醒,大喊抓贼,四姨太惊慌失措慌不择路,终于知足摔落楼下,倒在了枯井旁。坠落前,四太太把于老板的字据塞进了嘴里。明利上前抱住四姨太,四姨太吐出带血的字据,明利忽然明白了四姨太为了什么。最后四姨太说出心中对明利的爱慕,昏死在了明利的怀里。梓桃下令将四姨太扶回房间,明利叫住三姨太,拿出了周永亮的拮据,要三姨太还钱。三姨太把罪责推到宽姐身上,明利不信三姨太的话,下令胡三炮把三姨太填井。胡三炮不肯听明利的话,明利抢下胡三炮的,挟持三姨太要梓桃下令将三姨太填井。梓桃大喊住手,说出她不是五姨太,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身世。梓桃说出对苏家的仇恨,大喊有本事就讲她填井。苏济世来到大家面前,梓桃拉过苏济世问大家他是不是苏老爷,明利质问大家苏济世是不是老爷,大家噤声不敢回答,二姨太又问梓桃是不是五姨太,大家都说是。梓桃要苏济世承认自己就是苏老爷,苏济世说出是家规的错,是他的错,是他把她们都疯了。明利拉住三姨太准备将她丢进井里,就在这个危急时刻,宽姐突然走了进来大喊住手。宽姐交出银票,梓桃拿过银票交给明利,明利却不肯放过三姨太,说出三姨太和宽姐通,宽姐是个男人。

  苏明利要三太太还四太太的命,指着宽姐说,宽姐是男人。宽姐见此,脱下了衣服,要众人看看自己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原来,宽姐为了三太太早已经自宫了,众人见状都无比诧异。三太太哭着爬到了宽姐的面前,心痛着,自责着。宽姐喊着三太太的名字月桂,自责自己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要三太太好好照顾明玉,等来生自己会堂堂正正的做三太太的男人。宽姐服毒自尽了,三太太痛苦地抱着宽姐,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下去。苏济世来到苏家的祠堂,向祖宗跪着道歉,认为家法太严厉,才造成了这一切。然后,苏济世又来到了梓桃的房间,拿出自己手里的欠条,表示苏家的秘密一分为二,一份在自己手里,一份在周家,他将字条用火烤后,指出了秘密所在,表示这一切灾难都该停止了,并且宝藏人人有份。三太太、二太太、大少爷、六爷和阎探长都收到了纸条来到了苏家的古井处,等待有人指出藏宝地点。苏济世来到了古井边,打开古井按下了开关,果然出现了一个密室,可是六爷等人都不敢下去。老五找到了梓桃,拉着梓桃离开苏家,梓桃不同意,老五将梓桃打昏了。老五来到古井边,表示自己的命不值钱,愿意带着他们下去。于是,六爷和阎探长都下去了。三太太和二太太想要下去,苏济世不同意,大少爷拦住了他,跟二太太、三太太一起进了密室。而苏济世在这里感叹着,苏家完了。苏明远又回到了苏家,他看到梓桃躺在地上,就叫醒了她。梓桃来到古井边,看到他们都下去了,也想下去,苏老爷不同意。明远这才知道下去会有危险,可是不愿意弃六爷等人于不顾。六爷等人来到了密室,看到箱子里都是一叠叠的账本,账本上都是苏家祖上捐给朝廷银两的记载。众人都生气不已,这时,一个箱子从地下冒了出来,苏名利想要打开,阎探长不同意,拿着威胁着众人。阎探长想要杀了众人,可是被六爷开打死了。老五也想杀了六爷,六爷就给了老五,表示苏家人才是老五的仇人,老五于是什么人都不敢杀了。六爷开始打开箱子,可是却被箱子上的机关首先射中死了。苏明利见此,就拿着,着老五去开箱子。老五打开了箱子,眼看就要被机关射中,却被刚下来的明远挡了一下。明远被射中了,众人都很担心,大少爷想要背他出去,可是苏济世却说大家都在密室里,不可能出去了,因为石门和机关已经被关上了。众人被关在机关里,不相信没有出路,老五四下寻找着。苏济世说这些账本记载了苏家的辉煌,九死一生回到了苏家却不被承认,也想杀了家人,可是更加的发现自己对不起家人,没有关注过家人,对一切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梓桃抱着明远,明远号召家人从此以后真情相待,并将手握在了一起。苏家人都很高兴,梓桃看着老五,喊着爹,老五高兴了。密室里,众人都昏了过去,而门声响起,是明玉和周永亮来到了苏家,从外面打开了密室的门,救出了众人。三太太给宽姐换上了男人的装扮,安葬了他,期望着来世跟他做夫妻。大少爷抱着变成植物人的四太太,回想着二人的过去,终于表露对四太太的爱意,并且要一辈子照顾她。芦苇湖畔,一页扁舟,梓桃和明远幸福的生活着,二太太、三太太、大少爷、四太太都回到了乡下,明远准备在苏家办一个学堂,让苏家充满着欢笑声。(大结局)

  民国戏《笑红颜》是湖南广电2012年度的一部重头戏,也是“大片战略”下的一颗重要棋子。据悉,《笑红颜》本次的播出时机十分突然,硬是半路抢断韩剧《逆转女王》的收视时段,其湖南卫视收视飙高之心可见一斑。冲锋陷阵的大戏《笑红颜》来势汹汹,其受重视程度足见该剧品质不容小觑。

  糅合了宫斗和家庭伦理因素的《笑红颜》以复杂的宅内斗争道尽女人心事为卖点,讲述了“腹黑女”胡静委身潜伏仇家,发飙、耍、使尽心计的复仇故事。比起十年前《孝庄秘史》里善良温柔的苏茉儿,《笑红颜》里的胡静则多了一份神秘感,她外表淡定,内心坚强,善察人心,表面不动声,实则将仇家搅得天翻地覆。“以前我演的角大都比较善良温柔,这次就要多学着腹黑发,来点天蝎座的毒劲儿、劲儿,梓桃就像个导演一样,全借他人之手将自己的仇家一一惩罚”胡静说。

  在置景、服装上,更令众主演赞不绝。




上一篇:WeGame多来袭 圣诞狂欢High爆开启!
下一篇:专业电子网站国际横空出世